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王雷电视剧零号国境线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04-23 23:41:02

主演:王雷/王挺/袁苑/张潮/王珂/白凡/骆达华/魏璐

导演:张自强

地区:大陆

年代:2010

类型:警匪/战争/悬疑

标签:电视剧,中国,青春,警匪,军旅

剧集:23集

简介: 广西,祖国海路,陆路的零公里都从这里开始.海防、陆防、空防,曲折的海岸线,蜿蜒的群山,东盟各国频繁的贸易经济往来让这里的边防工作繁重而高度紧张.为了守护祖国的边防大门,守护国家的财产与安全,边防武警战士们用青…广西,祖国海路,陆路的零公里都从这里开始.海防、陆防、空防,曲折的海岸线,蜿蜒的群山,东盟各国频繁的贸易经济往来让这里的边防工作繁重而高度紧张.为了守护祖国的边防大门,守护国家的财产与安全,边防武警战士们用青春生命写下了一曲曲的英勇之歌. 岳峰,80后的叛逆男孩,聪明却自私,讲义气却经常不辨是非,不懂得什么叫、坚强、团结.可是,命运注定他要成为一名广西边防大队的武警战士. 故事发生在中国边境的小城峙甸,聪明的80后络高手岳峰是我们故事的主角,他在入侵络分脏赌资的过程中,意外卷入了毒枭沙里温和缉毒军人阮凌皓的斗争,回到家后,岳峰却意外发现自已已经脱离不了干系,因为他无疑间知道了巨款的帐号和密码,他为了不让父亲被黑道毒贩们跟踪和牵连,顺从了父亲的的意思:参军了,在边境到回家的过程中他又认识了同龄女孩黎佳. 经历了一番倔强而孤傲的叛逆行为后,岳峰...

该片主演的其他作品:美丽的契约/喜剧/家庭/都市,幸福在哪里/爱情/家庭/偶像,风雷动/谍战/战争/历史,6.1金太狼的幸福生活/爱情/喜剧/剧情,杜拉拉之似水年华/爱情/偶像/励志,

该片导演的其他作品:如意/爱情/古装/历史,加油妈妈/都市/爱情/家庭,零号国境线/警匪/战争/悬疑,生死迷局/悬疑/谍战/历史,单亲妈妈/家庭/都市,

第1集

境外商人冯仁从口岸进入中国,做粮食生意,此外他另有一项特殊使命,即面见峙甸派出所的参谋阮凌皓,告知毒枭沙里温机密的贩毒情报。经所长宁烈宇批准,峙甸边防派出所参谋阮凌皓带着韩宜军、张泽和孙建新三名战士,身着便衣,打扮成商人模样,来到峙甸所辖区内塘马镇,前往一所旅馆,去和冯仁接头。阮凌皓特地战士们嘱咐说,境外毒枭在境内收买了众多线人,因此大家绝不可疏忽大意,誓把接头工作当地下工作搞。夜色中,一条黑影闪入旅馆。段攻身穿黑色夜行服,飞步上楼,摸出装有消音器的手枪,推开了旅馆207房间。冯仁见了段攻,大吃一惊,刚要叫喊,段攻开枪了,子弹打进冯仁的胸膛,冯仁倒下。段攻又对准冯仁的脑袋补了一枪。他摸出小巧的数码相机,给冯仁拍照,又快速搜身,可他没找到情报,就从身上摸出一个瓶子,拔掉盖子,把汽油泼在冯仁身上,然后点火烧了冯仁的尸体。与此同时,阮凌皓将三名战士部署在旅馆前后警戒,自己进了旅馆,他一上二楼就看见段攻从207房间里出来,马上拔枪在手,段攻一见阮凌皓,拔腿就跑,阮凌皓追赶段攻,段攻跑向旅馆顶楼,锁住了顶楼出口的门,不让阮凌皓追上他,段攻早有准备,旅馆楼顶铁栏杆上有人预先为他系了一条长绳,段攻放下长绳,顺着长绳溜到地面,骑上预先放在旅馆后面的摩托车,夺门而逃,一转眼就消失在夜幕中了。阮凌皓和三名战士追出旅馆院子,拦了一辆出租车,追赶摩托车,他同时打给宁烈宇,要求封锁边防出入口。忙了好几个小时,他们无攻而返。段攻还是成功逃到了境外。宁烈宇还发现,段攻早已侵入峙甸所内部络,用病毒破坏了峙甸所设置在边境各出入口的监视摄像头拍摄的当天录像,这样,连段攻从哪里入境,也查无下文。段攻把冯仁被杀的照片贴到络上,以此来威胁沙里温的部下,谁敢出卖沙里温,冯仁就是他下场。阮凌皓向宁烈宇作检讨,说,冯仁被杀是他疏忽大意,他早该在塘马镇上对冯仁采取更严格的保卫措施。

第2集

沙里温终于露面,蒙猜陪着他来到段攻据点,可段攻人不在,黑皮见是沙里温,按段攻嘱咐,放了阿昌和阮凌皓接头时提供情报的录音给沙里温听,又说阿昌已被他们打死了。沙里温听完,立刻联络上段攻,要他马上收兵,放走阮凌皓,可段攻告诉他,他已活捉了阮凌皓,沙里温只好改口,要他把阮凌皓带回来,说他已两三年没有见到阮凌皓了,要和老朋友会会面。岳峰在逃跑的路上与在境外做药材生意的黎佳相遇。他向黎佳问路,黎佳看见岳峰裤子有三个洞,担心他过树林时被树枝刮伤,岳峰告诉他裤子三个洞的含义,黎佳听了觉得很滑稽,笑了。岳峰发现黎佳笑起来很好看,笑容一闪而逝,她又严肃地板起愁苦的脸孔,反差很强烈。岳峰本来已一个人向前快步走了,可他摇了摇头,忘记不了黎佳的笑容,回过身来问黎佳是不是中国人,黎佳回答是中国人。岳峰问她愿不愿意与他结伴而行,一起返回中国?黎佳对岳峰也有好感,说她在回中国路上。交谈中,岳峰得知黎佳是做药材生意的。岳峰又说了一个笑话,再次引得黎佳笑了,岳峰说出他对黎佳的看法:笑起来很好看,可她却不笑。这时,段攻及其部下驱车追赶而来,岳峰向黎佳声称,他刚才因为帮助了一个武警,遭到毒贩们追杀。黎佳机智地向山坡上一条小路一指,说,她刚才来的时候,差一点摔进小路旁山民们挖的树坑里,他可以躲进树坑里躲避,万一不行,还可以跑进树林里。岳峰觉得有理,快步跑了过去,跳入树坑内躲藏。

第3集

阮凌皓把岳峰带到峙甸派出所过夜。岳峰因为帮助过阮凌皓逃跑,受到宁烈宇的欢迎。交谈中,宁烈宇得知岳峰竟是他老战友岳芝龙的儿子,更喜出望外。岳峰还告诉宁烈宇,境外毒枭中有一个黑客级的络高手,在边境地区的小路上布设了众多摄像头,利用实时图像信息来捕捉和确定他们踪影,才导致了他和阮凌皓被捕。宁烈宇想起峙甸所设在各出入口的监视头录像被破坏的事,虚心向岳峰请教络知识。岳峰一得意,吹嘘自己,宁烈宇对他的络技术留下了深刻印象。而阮凌皓十分看不惯岳峰爱耍嘴皮子的浮夸和自以为是的新潮,认定他是个不中用的小滑头。岳峰被宁烈宇安排的一辆军车送到了省城。他一下车,就从鞋子里面摸出了他未被搜走的备用。按照老方指示,他打给吴志光,说老方临死前交给他一件东西。吴志光一听,马上要岳峰不要往下说,说不方便,他会再找岳峰联系的,来找他取东西,东西先存放在岳峰那里。既然老方如此信任岳峰,他也信任岳峰。

第4集

岳峰跑出新兵连,顿感自由自在。在等候开往峙甸的长途汽车市,他还惬意地买了梨削来吃。一上车,岳峰就看见黎佳坐在中间座位上。他喜出望外奔过去,却差一点被放在车厢地板上的几根甘蔗绊倒,幸亏黎佳拉住他。黎佳见岳峰一身军装,惊喜认为,原来岳峰是武警,上次是出境执行任务的,才被毒贩们追。岳峰澄清,自己是回来后才当了兵。两人愉快交谈。岳峰这才知道,黎佳就住在峙甸镇上,而这更增强了自己要去峙甸所当兵的决心。公路上,有两个人招手、上车。司机刚要开车,这两人就拔出匕首,制服了司机,要司机和旅客们交钱出来。岳峰和黎佳大吃一惊。这时,两名歹徒陡然发现旅客里有穿军装的岳峰,吃了一惊。其中一人一边嘲笑岳峰是个新兵蛋子,一边手持匕首威胁着向岳峰走来。黎佳脸色惨白。

第5集

两人重逢。岳峰告诉黎佳,他已来到峙甸所服役。黎佳有点尴尬地告诉他,她的生意其实很小,就是靠在集市上摆摊卖药材为生。这时,黎想来给黎佳送午饭。岳峰要请黎佳姐弟吃饭,黎佳回绝。黎佳发现黎想似乎发烧了,便决定收摊送黎想回家吃药休息。黎佳和岳峰告别,拉起摆摊的车子,和黎想一起走了。岳峰有点失落,望着他们的背影。可黎佳的车子出了点故障,推不动了。岳峰赶上来把黎想抱上车,再一边推车,一边和黎想说笑。一路推到黎佳家。到了黎佳家里,岳峰发现房内陈设极其简陋,但整洁。岳峰催促黎佳带黎想去医院看病。可黎佳说,先给他吃药看看。岳峰问她,是否担心医药费,他有钱。黎佳自尊心很强,马上说,要岳峰不要小看人。她只是想先观察一下吃几片退烧药是否可以起作用。黎佳给黎想吃了药,便去做饭,不理睬岳峰了。岳峰有点无趣,黎想却好动。岳峰见,黎想在玩的玩具多为积木和旧的轨道小火车。岳峰以下次给黎想带来新玩具为交换,让黎想乖乖休息。黎想听话睡下。岳峰为他收拾旧玩具。他一回头,发现黎佳正望着他,手里端着一碗面条。岳峰跟着黎佳来到外屋,吃面。两人随意聊天。岳峰直到确认黎想的烧退了,不用去医院了,才放心离开。黎佳同意岳峰下个周日再来看黎想。

第6集

段攻的录像内容是黎佳和岳峰行走在境外小路上,两人有说有笑。沙里温要段攻反复重播,他问段攻,录像上的女孩和岳峰是什么关系?段攻分析说,从录像上看,两个年轻人似乎相互有好感,岳峰年轻浪漫,很可能是为了她而主动到峙甸所来服役。估计他们现在已经谈上恋爱了,所以只要找到这个卖药的女孩子,就必定能抓到岳峰。岳峰脚伤痊愈后,去靶场射击,通过了自动步枪的射击测试。岳峰举起拳头来向阮凌皓表示,他的基本体能也一定会达标。阮凌皓笑他浅薄,因为即使所有的都达标了。岳峰也不过是有资格被称为新兵而已。可岳峰却在为自己是个新兵而骄傲,因为他做到了他过去做不到的事。他还表示,如果阮凌皓学络技术,他一定不会嘲笑他,而是鼓励赞扬,为他骄傲。阮凌皓望着岳峰,有所触动。

第7集

根据资料,阿四是阿昌的弟弟。而阿昌就是在境外和阮凌皓接头时,被沙里温派杀手杀死的那个毒贩!他们分析得出,不论是沙里温为了斩草除根,还是发现阿四前来境内告密而紧急灭口。阿四在峙甸辖区被杀就说明,境内有沙里温派驻的杀手。阮凌皓根据收集到的境外情报判断:炳昆集团继续坐大,沙里温的西北通道已完全断绝。为求得生存,他重走峙甸路线势在必然。他不会甘心上次的失败。根据缴获的毒品数量来分析,那次很可能只是他的一次试探性出击。沙里温集团每年要销售生产毒品X吨。由此来看,严峻的战斗还刚刚开始。岳峰为自己赶上和沙里温的较量而高兴,他一直担心自己参军后整天就站岗放哨。阮凌皓认为,和毒贩面对面较量,就凭岳峰那刚达标的体能,当心把小命玩掉,让宁所向老战友不好交代!斗争不是打游戏。宁烈宇让岳峰别吃惊也别气愤,建议岳峰去翻阅一下峙甸所的历史,看看有多少像他一样年轻的战士倒在沙里温的枪口下面。岳峰在屏幕上点开了峙甸所历史,一张张年轻烈士面容英俊的照片赫然在目。

第8集

对于沙里温用人力运毒走北面陡坡小路的情报,宁烈宇表示怀疑。他担心沙里温会故技重演,故意放出线人,带出假消息。阮凌皓则认为也有可行处:因为毕竟北面山路无监视摄像头是一个空档。虽然,雇佣背夫走北面的山路运输效率低。但好处是出人意料。这时,支队领导相信金小毛的口供,也已从别的情报渠道证实了沙里温正在秘密招募背夫。阮凌皓听了这个消息,反方向想后,又觉得沙里温还是会让段攻尽力破坏监视摄像头,走边境线上传统的运毒小路。因为毕竟用摩托车效率高。但北面山路,也不是不可能,也许是不得已时才使用。既然无法确定,阮凌皓决定化装去实地考察一下北面的山路,看看沙里温究竟为什么会看中那条路线。宁烈宇担心此行动会惊动沙里温。阮凌皓认为段攻不可能越境在北面崎岖的山路上安装几个摄像头。宁烈宇说,既然这样,他要阮凌皓带上岳峰,顺便考察一下安装条件。岳峰和阮凌皓两人化装成边民,来到北面山路。突然没有了信号,最后,岳峰爬到一棵树上,才勉强有微弱信号。岳峰认为,这地方山岭阻隔,无线信号的环境太差,没办法布设监视摄像头,布设了,图像也传不到峙甸所,除非在山顶架设一个信号中转塔。阮凌皓表示,如果段攻知道这里的地形,是否也会作出和他相同的判断。岳峰告诉他,无须实地勘察,任何人只要在Google地图上查看这里的环境,就知道大概。阮凌皓问岳峰,为什么不早说呢。岳峰说,他不想在宁所和他面前显摆络知识,让他们尴尬。阮凌皓惊讶,说他发现岳峰最近变了些,都不怎么向他较劲了。岳峰说,他成熟了呗。阮凌皓却一针见血指出,岳峰肯定是因为地雷事件把自己当恩人了。

第9集

岳峰宁安慰宁朵朵逗她开心,也因为宁烈宇和岳芝龙是老战友,他直率地谈了他对她父亲和自己父亲的看法,数落他们这一代只爱工作不顾家的疯狂思想。说着说着,两人似乎突然找到了同属于新一代人的共同归属感。也发现,他们的爱好和想法其实很接近,很有共同语言。宁朵朵觉得,岳峰表面的酷之下,其实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她开始对岳峰有好感。而岳峰也觉得宁朵朵虽然骄横,可她还是一个有孝心的人。他们坐在镇上一家茶馆聊起两人的第一次相遇。突然,他们看见阮凌皓身穿便衣,正和对面一家店的店主讨价还价,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两人看到了阮凌皓的另一面。店主经不住阮凌皓的软磨硬泡,终于同意给按阮凌皓给的价格成交几大箱啤酒和几大箱易拉罐饮料。阮凌皓自己把它们都搬上了一辆轿车。岳峰认出,这是峙甸所内用于化装侦察的一辆民用车辆。宁朵朵一听一看,来了劲,要打给她爸揭发阮凌皓的假公济私。岳峰为阮凌皓辩护,也许他家里真有困难用一下公车也无妨。宁朵朵认为岳峰没原则,为救命恩人辩护。她要跟踪阮凌皓,看他是否真的运东西回家卖。岳峰本不肯,可又不放心倔脾气的宁朵朵一个人跟踪,只好答应。

第10集

岳峰回到峙甸所,宁朵朵在等他,问他去了哪里,岳峰没有如实回答。宁朵朵说,她想约他一起去市里去看电影,岳峰表示为难。因为即使在礼拜天,外出也要她爸爸批准。宁朵朵不信,岳峰让她直接去问她爸。宁朵朵失望地较劲,她和她爸还在冷战呢。岳峰转移话题,和宁朵朵讨论起语音搜索程序,说他就要编写完语音搜索程序了,这主要归功于宁朵朵,因为她根据沙里温的通话建立起来的语音数学模型做得管用。宁朵朵开心。阮凌皓和岳峰走在队伍最前面。阮凌皓警告岳峰,要是这次他们再上了沙里温的当,他一定要把岳峰逐出峙甸所,再也不相信什么边防信息化建设的鬼话了。岳峰说,他已听说了阮凌皓为什么要七年来一直要坚守峙甸所的故事。他觉得阮凌皓是个真正的男人,而他这次也一定不会让阮凌皓失望的。沙里温大惊失色,向后脱逃。而段攻不失杀手本色,拔枪应战,他看见全副武装的岳峰和韩宜军一起冲过来,举枪向他们射击,子弹飞出,岳峰和韩宜军同时倒了下去。

第11集

岳峰一个翻滚,举枪向段攻射击,可段攻早已不见了人影。他一转身,发现韩宜军躺在地上,眉心中弹,脸上全是血,岳峰冲过去,韩宜军已没有呼吸,死了。这时,毒贩们见他们已被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们包围,纷纷缴械投降了。沙里温只好从人群中逃出,阮凌浩指挥岳峰和张泽等战士盯上他,他们几人紧紧追赶着他。沙里温被逼无奈,最后不得已,逃上了一处悬崖,眼看走投无路了,他从打开背包,取出一个氧气瓶。他背上氧气瓶,从悬崖上跳入下面河水之中,顺流而下。等阮凌浩和岳峰追到悬崖边上,只见下面河水滔滔,急流而下。沙里温早已潜入水中,不见了。阮凌皓感到无比懊恼,不过,他们成功截获了沙里温最大一批毒品,足足半吨毒品。韩宜军被抬上担架,由两名战士抬着。阮凌皓深情严肃,说韩宜军是峙甸所第467个士兵,也是在峙甸所牺牲的第24名烈士……,他下令全体战士鸣枪向韩宜军致敬。岳峰和张泽等战士们眼含泪水,向天鸣枪。他感到死亡离他只有

第12集

沙里温和段攻、钟德全等人会合了。他们确认,炳昆和蒙猜已勾结在一起,严防他再返回境外,蒙猜已派人到境内来寻找沙里温的踪迹,想借峙甸所和中国警察的力量来除掉沙里温。他们反思为什么会在中间小路上被峙甸所和阮凌皓截获毒品,段攻怀疑问题出在沙里温和境内买家之间的一通上,段攻提到了岳峰,说是岳峰带着阮凌皓来到山区的,他向岳峰开了枪,只可惜他身边的人冲在他前面,当了替死鬼。段攻打开笔记本,在Google地图上测出了峙甸所到山区的距离,与沙里温和境内买家通话后到阮凌皓出现的时间相对照,确认了岳峰为峙甸所编写出了语音搜索程序,根据沙里温之前故意暴露的语音,搜出了他所在的山区,同时暴露了买家。段攻得出结论,今后,他们在境内,无论如何,不能用联络。除非,他们使用电子变声器,人为改变语音。沙里温愤怒,说必须解决掉岳峰。他决定他们再去峙甸镇附近活动,寻找机会对岳峰下手。段攻和钟德全支

第13集

岳峰决定将计就计。他假装因六百万人民币而动心,与沙里温讨价还价。沙里温叹苦经说,岳峰想必已知道他因为蒙猜兵变而流落在境内,被警察四处追缉。段攻也受了伤。所幸,他尚有贩毒而得的巨款,他急需岳峰这样的络人才,来帮助他打败蒙猜,重返境外。最后沙里温同意以七百万人民成交,双方约定在距离峙甸镇十五公里处的一个村庄里见面。岳峰马上向宁烈宇作了汇报。可阮凌皓听说之后,却将信将疑。宁烈宇集合峙甸所的战士们,跟随岳峰出发,准备包围村庄,生擒沙里温。时间到了。沙里温没有出现,他依旧使用变声器,打给岳峰,说他对岳峰太失望了,他真心诚意和他做交易,出价也不低,而他却带了一支部队来,想活捉他,置他于死地。说完就挂了。活捉沙里温的计划惨遭失败。阮凌皓说,他不奇怪,他早预料到了。

第14集

宁烈宇见宁朵朵又和岳峰在一起说笑。他再次找宁朵朵谈话,警告她不许和岳峰谈恋爱,因为岳峰还是个峙甸所的战士。他限她二十四小时之内离开峙甸所,回家去陪她妈妈去。宁朵朵毫不屈服,她也给了宁烈宇二十四小时通牒,限他和她妈妈复合,因为她妈妈现在需要的是他,而不是她。否则,她决不回去,宁烈宇要是真的赶她走,她就冒着被毒枭绑架的危险,索性就搬出去住,住在峙甸镇上的旅馆里。这样,他就管不了她了,至于她和谁谈恋爱,是她的自由,谁也管不了。宁烈宇对宁朵朵无可奈何,只好生闷气。阮凌皓以回家的名义出了一趟远差。他来到省城黎佳一家人原来所在的派出所,调查户籍资料,可黎佳父亲的照片只有一张多年前的模糊的黑白照片,看上去是个年轻人,与沙里温的照片相对照,似像似不像。阮凌皓十分失望。黎想在玩耍中摔了一跤,掉了一颗门牙,血流不止。邻居们见了害怕,马上跑到集市叫黎佳。黎佳见了,也很害怕。她把黎想送进镇

第15集

黎佳看见外面走廊里有不少病人一直坐着,她意识到他们都是便衣警察,他们在守候伏击沙里温,她认定沙里温今晚不会来了,她眼看着弟弟就快要死了,她异常绝望,几乎要发疯了。医院内外,阮凌皓和支队派来的人在守候伏击。这时,一辆救护车疾驰而来,在医院门口停下,几名带口罩的护士们抬着一位腿部受伤的男人快步冲进门来。阮凌皓和一名穿便衣的警察走上前去查看,发现担架上抬的男人不是沙里温。可沙里温已进了医院。他就是抬担架的人之一,其他两个人是段攻和钟德全,大头仔是开救护车的人。段攻走进一间病房,脱下护士服装,露出他穿的快递服装,他戴上钢盔,然后走出来,将一个冷冻的快件包,交给一个女护士,说是省城血库专程送来的急件,要她帮忙马上送到楼上的急救病房,交给治疗一个叫黎想病人的医生。女护士感到奇怪,沙里温催促她快去,病人等着用,晚了恐怕来不及了。女护士只好去送血液了。

第16集

阮凌皓和宁烈宇等一经汇合,前者就对拦截沙里温的情报来源极度怀疑。阮凌皓直言问岳峰,就算段攻入侵了峙甸所监视络,改变了监视摄像头的角度,就能判断出沙里温有行动吗?声东击西就是沙里温的老伎俩,他不希望岳峰误导宁所。岳峰听出阮凌皓话中有敌意,为阮凌皓连日来对自己的冷眼相对,感到莫名其妙的气愤。此时,宁烈宇对阮凌皓表示,岳峰只是提供了段攻入侵峙甸所监视路的情报。是他作出的判断:认定这不是沙里温的诡计,而是他的撤退路线。阮凌皓依然怀疑岳峰是蒙猜安插在峙甸所的内线,认为岳峰突然提供这一份情报也许是:听命于蒙猜,借峙甸所的力量消灭沙里温。宁烈宇对阮凌皓连日来无证据的怀疑,认为后者过火了。他坚持相信岳峰,时间紧急,要求阮凌皓立刻参加部署行动,放下芥蒂,为抓捕沙里温集中精力。

第17集

岳峰的调令来了,要求他在两天内收拾好,离开峙甸所,去市里的支队报到。岳峰感到惊讶,本能地觉得是阮凌皓在背后搞鬼,可他又没有证据。他情绪极坏,一个人闷闷不乐,关在宿舍内玩电子游戏。肖副所长也不信阮凌皓的怀疑,可他的怀疑符合逻辑,只好慎重第一。岳峰去找宁朵朵告别,宁朵朵说,她要等她妈妈来。岳峰说,想不到他竟然要比她先走,宁朵朵终于忍不住,告诉他,宁烈宇留下的最后绝笔,是一封为他辩解的报告,宁烈宇相信他,不是蒙猜的内线。她也相信他,觉得他不是。可阮凌皓始终在怀疑他。

第18集

阮凌皓很焦急,很内疚,他打给肖副所长询问他岳峰找到没有,肖副所长告诉他说只找到了,人失踪了,不过他身上带着张泽的,只可惜没有开机,他已叫宁朵朵帮忙,守在监控室,只要岳峰有机会开机,信号一出现,他们就立即知道他所在的位置了。阮凌皓说,他马上赶回峙甸所。这时候,小面包车从阮凌皓身边疾驰而过,继续向前,驶入渔港深处的一处修理厂的船坞内。段攻指挥人把昏迷中的岳峰抬下小面包车,抬上停靠在船坞内的渔船上。黎佳一见岳峰,神色异常焦虑,沙里温走出来,安慰她说,没事的,他只是吸进了一些麻药,睡一会儿就好了。此时,夕阳已西下,沙里温命令段攻开船,说,他们正好借着夜幕出海,天一亮就能到达公海了。段攻走上驾驶台,叫船长和两名船工开船。船坞门打开,渔船驶出船坞,向渔港外面的大海驶去。密封的船舱内,岳峰苏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被关进了一艘船,他见没有人看管自己,马上从鞋子

第19集

阮凌皓上船之后,很快就看见了沙里温和段攻。沙里温说,幸亏他成功诬陷了岳峰,让阮凌皓误认为他是蒙猜的内线,要不然,他们利用黎佳的假绑架来诱骗岳峰离开峙甸所,不会成功。可段攻焦急地说,时间一长,岳峰会看出他们对黎佳是假绑架的。沙里温说,不怕,反正岳峰知道账号和密码,只要到了公海,不怕岳峰不就范。再说,只要岳峰在手,他们有的是时间,让岳峰开口,必要时,他也可以成全他,招他当女婿。段攻一听,大笑了起来。阮凌皓听完,明白自己误解了岳峰。他见沙里温人多枪多,自己只有一把手枪,二十发不到的子弹,硬拼不行,他要先找到岳峰当帮手。阮凌皓溜进船舱,机警地穿越在迷宫一般的船舱走道上。他终于找到了关押岳峰的船舱,可船舱门口有持枪的钟德全守卫着。阮凌皓考察了船舱的地形,决定发出声音,吸引钟德全注意,成功把钟德全引开了,他进入船舱,救出了岳峰,等钟德全回来,发现岳峰不见了,他们已逃到船舱另一头

第20集

岳峰冷笑,说今天很热闹,演戏的人真多,他已经晕了,搞不清楚段攻这是假戏真做呢,还是真戏上演?段攻一听,冷笑,说,他从来不骗人,何况是岳峰,差点做成兄弟的人,他一抬手,一枪打死了大头仔,问岳峰是否相信他,要是他再不信,他可当场杀死沙里温。说着,他举枪对准沙里温。沙里温马上大喊,说段攻是真的叛变了他。岳峰哈哈大笑,要段攻住手,说足够了,他相信段攻是来真的。不过,段攻高估了他的爱情,他受黎佳的蒙骗,才上了沙里温和他段攻的当,被麻药迷昏,被带上这艘贼船,现在,他已知道真相,知道黎佳是毒枭沙里温的女儿,她看上去很清纯,也曾经是个好姐姐,可她竟然为了一笔卖毒品得来的钱,出卖了如此深爱着的她的自己,这样的女人,早就不值得他爱了,她死不死,和自己无关,这只是毒枭之间争名夺利的无聊火并而已。

第21集

阮凌皓发现走错了地点,急速返回,一路上只听到一连串的枪声。宁烈宇带着岳峰他们追赶,和段攻交上了火。岳峰和几名打头阵的战士心急猛冲,差一点被段攻的火力袭击中。宁烈宇见状,遂赶到最前面。可宁烈宇坚持身先士卒。他知道沙里温和段攻狗急跳墙了,而他是老兵,作战经验丰富。阮凌皓一行还在往右边小路赶。而此时,宁烈宇调整了战术,指挥其他战士进行连续的火力交叉掩护,自己和岳峰从小路两侧向前快速冲锋,段攻见状,即刻在小路埋了三颗小型的地雷,再开枪引诱。地雷爆炸,冲在前面的宁烈宇却被炸死。阮凌皓下令搜山,一定要抓住沙里温。可搜查结果令人失望,一个人影也没有找到。段攻到了海边与沙里温汇合,上船逃离了。岳峰和阮凌浩发生激烈冲突。岳峰不明白,他们怎会看错信号弹。张泽说是自己的失职,但他也不明白,阮凌皓怎么会看错。阮凌皓突发的心脏病让他没有看清信号弹。而这一切也都是拜沙里温所赐,所以阮凌皓坚守在峙甸所就是为了有

第22集

岳峰为救黎佳,决定去见段攻。段攻再次来电,要岳峰马上走出峙甸所。岳峰只好走出峙甸所。段攻提醒岳峰,从现在起,他不许关机,要一边跑一边和他说话,按指定路线和时间到达地点,直到他派去人和他会合。段攻的手下把岳峰迷晕后带走。当阮凌皓接到肖副所长的时,他马上意识到,这是沙里温的假绑架,岳峰一定上当了。阮凌皓后悔自己一直误以为岳峰是蒙猜的线人,没有告诉他黎佳的真实情况,现在反而可能害了岳峰。宁朵朵知道岳峰被诱捕,答应帮忙使用语音搜索程序,搜索岳峰的语音,肖副所长带人来到岳峰被迷昏的地方,只找到了岳峰的。在疾驰的小面包车停下了,段攻上了车,他下令钟德全搜查岳峰的身,岳峰仍旧昏迷,不一会儿,钟德全就搜出了岳峰藏在内衣口袋里的手表。岳峰被带上了船。阮凌皓经过多方打探终于得到了沙里温租船的线索,立刻开始了海上跟踪。岳峰发现自己被绑架上船,悄悄打开了藏在鞋子里的。段攻拆开从岳峰身上

第23集

阮凌皓在船上找到了岳峰,告诉他离家是沙里温的女儿。岳峰无法相信这一点。岳峰告诉阮凌皓沙里温之所以要抓他是为了老方的手表,那里面有他在海外银行的账号和密码。在与后援失去联系的情况下,阮凌皓计划占领驾驶台,控制住渔船,不让渔船开到公海,方便海警支队继续追踪锁定其方位。电台被段攻破坏了,无法联系上海警支队。岳峰设法重启电台。阮凌皓与段攻等人在甲板上火拼,帮岳峰争取时间。岳峰和阮凌皓都没有子弹了,之能选择投降。段攻以阮凌皓的性命威胁岳峰说出密码和账号。突然段攻的部下挟持了沙里温,宣称已经在船舱底下布置好了炸弹。此人声称是老方的手下。月份告诉了他们一个假的账号。段攻的真面目也被揭开,他早就有心出卖沙里温。此时正是最好的机会。沙里温、阮凌皓和岳峰都成为了段攻的人质。段攻要杀岳峰,黎佳突然出现,从后面开枪打伤了段攻,同时自己也中弹了。阮凌皓借机扑向段攻制服了他。岳峰和阮凌皓用枪指向沙里温。沙里温

小孩夜间咳嗽厉害怎么办
小孩咳嗽喘的厉害怎么办
孩子反复发烧怎么办

相关推荐